中国国际经济法学研究会主办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 : 首页» 学界新闻 >

中国法学会国际经济法学研究会会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院长沈四宝教授在“WTO与

时间:2006-04-10 点击:
我今天主要想把我这个文章的精华部分谈一下。简单的说是两个冒尖、三大冲突和两个互动。两个冒尖:一是我国对外贸易发展非常快另一个是由此产生的问题也冒尖。这些问题是致命的,外贸发展的好坏直接影响到我们整个国民经济的运行前途。所以我始终有一个想法,原来研究对外贸易法的人很少,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贵族似的人才研究对外贸易法,好像对外贸易是一部分人的专利。其实对外贸易法作为一个大法应该从只有少数人才知道走向大众当中去,因为它和大家的日常生活密切相联。我先讲几个数字,我国入世以后,从2001年到2005年11月我国的外贸形式发生巨大变化,05年我国对外贸易总额已经达到了14221亿美元,占世界第三位。78年我国的外贸总额是203亿美元。我国目前占到世界货物贸易总量的6.4%。美国一般占在15-18%之间。根据我国贸院所的副院长预测按照当前贸易指数如果外贸以高于我国GDP3%的速度增长的话,到了2010年中国的外贸总量将超过美国,位列世界第一。其中服务贸易总量将达到4000亿美元。04年国际贸易协会根本没有预计到今年能超过14000亿美元,进出口总额平均比04年增长20%。第二我们外贸储备达到了8800亿美元,位列第二。现在我们累计实际使用外资是6000多亿美元。这些都表明中国是个贸易大国。这些都表明中国是对外贸易大国。也正是因为如此,各种言论都来了。想办法压抑中国。事实上,我国外贸也面临着相当严峻的挑战。我国是外贸大国但不是强国。我国国内资源短缺矛盾日益突出,对国际资源依赖程度越来越高。这些重要的战略物资,国际资源没有稳定的进口渠道。中国现在的外贸量大,但是她需要的战略物资都需要进口,且占国内消费量的40%左右。05年我国原油进口是1.27亿吨,铁矿石进口是2.75亿吨,而我国对国际重要资源的控制非常薄弱,其中95%以上进口资源都是用现货买卖的。我们有控制权的份额如对油矿只占进口量的4.5%左右。现在81%以上的优质石油掌握在世界排名前20名的垮国公司手中。绝大多数在美国的控制之下。我国的资源是比较贫乏。我国从外国进口时,其定价权不在我们手里,价格上下波动,而且人家可以不卖给我们。而我国的国民经济对外贸依赖又这么大、能源消耗巨大,而能源的50%掌握在外国人手里。这就是两头冒尖。我们的法律来自与实践又服务于实践,所以我们的对外贸易法是否需要重新梳理一下?


第二我讲一下三大冲突:1、世界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之间的冲突。此二者作为两个发动机是推动着整个世界贸易发展的。但是二者之间也有冲突。一方面多边贸易逐渐被世界接受,但同时大量的FTA也不段在产生。据统计在2005年在WTO登记的FTA已经达到了331个,在FTA框架内,各个成员国能享受到特殊的待遇。而这正在不断的冲刷着WTO的体制。WTO的基石非歧视原则正在接受着考验。遍布的FTA使WTO的规则的运用空间正在逐渐变小,大家都想方设法逃避WTO的规则规制。我认为我国外贸法也应该适应这个变化。2、世界贸易自由化和各国贸易保护主义的冲突。WTO的宗旨就是实现贸易自由化,既通过规则的统一来实现市场的统一以便达到最后的贸易自由化。但是各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总是企图通过各种贸易摩擦方式包括合法的和非法的、合理的和非合理的来阻止外国进口保护国内产业。这种冲突在某种程度上削弱贸易自由化的进程。而且削弱了真正愿意按照WTO规则进行贸易自由化国家的积极性。造成了老实人吃亏的局面。这种冲突可能导致WTO宗旨慢慢的只变成了一种口号。3、防止低价倾销和防止建立价格卡它尔既垄断市场行为之间的冲突。我们现在搞外贸要前防狼后防虎。我们在防止人家说我们倾销,通过商会、产业协会统一稳定价格的时候,人家又提出了我们这是价格卡它尔,说我们是共谋。我国去年被诉反倾销的案件大致为51件98亿美元。反垄断3个案子提出赔偿的总额为356亿美元。所以我认为这个冲突是非常突出的。所以我认为,我们的外贸法要很好的为我国服务,就要重新梳理,不断的进行补充。


第三两个互动。1、外贸和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的互动。这里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它把经济问题政治化,外贸问题政治化。但是也有积极的一面。现在外贸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原来的两反一保开始只接触到人和企业,现在正慢慢地通过企业深入到我们制度层面。如两反一保正从企业微观层面向宏观层面如经济政策、体制、等制度层面延伸。它涉及到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社会劳动保障制度、企业用工制度和我国有关贸易地管理制度和措施。我认为这要一分为二地看,西方对我国采取地贸易措施推动了我国人权地发展,促进了我国管理机制的改革。但是也有消极的一面,如经济问题政治化。如我在国外接的一些案子,就是因为两国政治关系尖锐了,就把商人之间、企业之间订立的合同也贴上了政治的标签。其裁决包含着政治因素。2、外贸和境外投资的互动。我认为这个可以作为专题留给大家进一步探讨。境外直接投资对进一步发展我们的外贸、促使我们的外贸持续发展有哪些积极的意义?我们作为法律工作者怎样推动这方面的发展。时间关系,我今天只是简单的抛砖引玉,希望感兴趣的同志继续研究探讨。谢谢。



 
 
分享到: 0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