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法学研究会主办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 : 首页» WTO法律制度研究 >

世界贸易组织与一国两制下的港台经贸关系

时间:2008-04-17 点击:
    1997年7月1日,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并成立香港特别行政区。在过去的几十年间,香港在大陆与台湾的经济交往中扮演着中介的作用。为了避开岛内的限制,一些台湾公司通过在香港注册公司完成在大陆的投资,或者通过香港与大陆进行转口贸易。目前,“在香港投资的台商多达三、四千家,金额遥数十亿美元,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投资者是以香港作为转进基地,而绝大部分又是投向祖国大陆的。”[1]为了适应工业、贸易商家的需要,第一、华南、彰银、台银和中国信托等银行和金融公司亦在香港设立办事处和分行。这些事实说明,在大陆和台湾暂时无法就祖国的统一达成共识的情况下,香港仍将起到海峡两岸中介的作用。这种情势在97政权回归后只会加强而不会削弱。本文旨在探讨,在一国两制和世界贸易组织的框架下,港台间的互助关系。
  众所周知,经过长期艰难的谈判,世界贸易组织终于于20世纪90年代初得以建立。这不仅使得半个世纪前国际社会致力于建成国际经济贸易秩序的梦想成为现实,同时还使这一梦想变得更为圆满。首先,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达131个(另有21个国家和地区积极谈判加入), 远远超过二次世界大战后关贸总协定的几十个成员,从而使世界贸易组织真正具有世界性。其次,作为临时性安排,关贸总协定所涉及的主要是贸易关税和非关税壁垒问题。乌拉圭回合所达成的协议则范围广泛,从货物贸易、服务贸易、与投资相关的贸易措施到知识产权保护等,几乎涵盖了国际社会经贸活动的各个方面。再次,各协议的规定较为具体,对成员的内部立法、执法以及各成员间的法律、法制的趋同化具有深远的影响。因此,有人乐观地预测“世界法”的形成是不可阻挡的必然趋势。
  作为英属殖民地,香港未派也不可能派遣强大的代表团参加最后导致世界贸易组织成立的乌拉圭回合谈判。然而,早在香港政权回归中国前,中国政府和英国政府就达成协议。“97”后将香港作为特别关税区,从而香港顺利成为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当然,这亦与香港本身的经济、法律制度有关。由于种种原因,台湾尚不是世贸组织的成员。但是,可以预计,一旦大陆加入世贸组织,台湾很快亦可成为世贸组织的成员。
  香港和台湾分属普通法系和大陆法系。虽然由于历史、文化、地缘等因素,两地经贸于过去数年大幅度增长,然而,港台到目前为止尚未达成一套规范两地经济交流的法律架构和制度。长此以往,两地经济上的交往势必受到影响。这亦必然影响台湾与大陆的经贸关系。
  如果香港和台湾同为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双方的经济交往则会受到国际协议的规范,前述法律制度的真空就可以得到填补。
  简言之,港台在世界贸易组织机制下的互助关系主要反映在世界贸易组织的基本原则、争端解决等几个方面。
      一、世界贸易组织基本原则与港台关系
  世界贸易组织的主要基本原则包括无歧视性最惠国待遇、国民待遇等。就货物贸易而言,最惠国待遇原则至关重要,因为进口后的商品主要由进口商负责运输、销售。在这种情况下,关税的高低直接影响商品的竞争力。因此,早期的国际贸易协定与安排,包括关贸总协定,主要侧重关税问题。最惠国待遇原则亦主要体现在关税方面。国民待遇作为一种权利,关贸总协定成员亦相互给予,但实际中意义并非重要。
  六十年代以后,国际社会开始关注非关税形式的贸易壁垒,如补贴、倾销、政府采购、关税定价等。这一趋势一直发展至今。客观地讲,作为自由港,香港在贸易方面限制甚少,其贸易伙伴是不是关贸总协定成员或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所受的影响不大。这一情况当然亦适用于台湾。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港台两地在没有一套法律机制的情况下仍然可以不断发展经贸关系的原因之一。当然,不容置疑,如果没有大陆地改革开放政策之执行,香港就不会有今天这样举足轻重的作用。港台经贸关系也就不会发展到如此广泛、坚实的地步。
  世界贸易组织各项协定达成并生效之后,无论台湾是否世界贸易组织成员,港台关系均将受到各项协定的影响。众所周知,除货物贸易外,世界贸易组织亦涵盖知识产权、服务贸易等领域。与货物贸易不同,服务贸易可以是无形的,其提供可以是跨越国界的,既可以是连同货物之销售一起进行的,也可以是国外提供但不需经由海关的。从而关税对服务贸易不是很重要的。在这种情况下,最惠国待遇依然重要,但主要表现在市场准入方面。也就是说,最惠国待遇原则是否得以执行应以相关成员在市场准入方面所受的待遇为尺度,进行衡量。
  根据服务贸易总协定,每个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均应具体承诺在市场准入方面的义务,并且在实际执行中不得给予其他成员低于此类承诺的待遇。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并有义务不采取下列措施:(1)对提供服务的数量进行限制;(2)对境外服务之提供实行配额制度, 或以经济需求为理由限制服务交易或资金的总额;(3)对服务总量进行限制;(4)对服务提供者的雇佣人数加以限制;(5)对提供服务的实体的形式加以限制;或(6)对服务提供者的所有权比例加以规定。
  此外,市场准入还涉及对相关服务提供者的教育背景和经验的认可,包括营业执照在内的许可证、专业证书等的承认。同时,服务贸易总协定还规定,每个成员均应承诺依无歧视原则制订承认其他成员服务提供者许可证、证书等的方式,并不以此导致对服务贸易隐蔽的限制。
  考虑到服务贸易总协定的上述规定,如果说,港台间的货物贸易并未因台湾不是关贸总协定的成员而受到影响的话,非成员地位肯定会影响双方的服务贸易。首当其冲者便是市场准入。比如,一家台湾银行试题以香港开设分行,台湾如何确保该银行会受到不低地其他境外银行的待遇,便是一个实际问题。从法律上讲,香港并无义务给予非世贸组织成员——台湾不低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待遇。香港政府可以台湾金融监管机制不同,监管手段和措施不明确等理由拒绝台湾的银行和金融公司进入香港。在台湾对香港的需求大于香港对台湾的需求之情况下,台湾非世贸组织成员资格就会使其处于劣势。台湾律师界在港鲜为人知,而与此成为对比的是外国律师所纷纷在港设立分支机构。这从侧面说明,市场准入原则在服务贸易中至关重要。除市场准入外,国民待遇对服务贸易亦至关重要。无论是以何种方式提供服务,提供者必须与当地的实体竞争。而服务贸易亦无传统的比较优势可言。因此,境外服务提供者是否受到与当地服务提供者相同的待遇会直接影响其成败。
  作为奋斗的目标,服务贸易总协定规定各成员应不断努力,以便在境外服务提供者资格认可方面达成国际标准。香港和台湾一个是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另一个则不是,一个有义务将承认境外服务提供者的资格不断国际化,另一个则无此义务。长期下去,两地的法律制度将相去甚远,从而为今后的协调与合作带来困难。
      二、行政、司法制度
  香港和台湾虽然在历史和文化上具有同文同种的关系,但法律制度不同,甚至法律思想、价值观亦相去甚远。这种现象在两地的经济交往中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一些法律上的冲突和不协调。作为国际社会谈判、协调、折衷的产物,世界贸易组织为调解不同法律制度、社会制度国家和地区间的法律冲突设置了一套机制。例如,几乎所有乌拉圭回合协议都规定世贸组织成员应公开、公布其所适用的法律、法规、行政命令和措施等。同时,一些协议还规定,世贸组织有义务就其他成员提出的质疑与问题尽速答复,并应建立咨询点以便向有需要者提供与执行国际协议相关的资料。此制度的建立,对协调各成员间的法律有积极影响。鉴于所有适用的法律、法规、行政命令等均必须开诚布公,各成员就必须尽力保证其行为符合国际协议的规定。如果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根据相同的国际协议立法,法律制度的趋同便是必然的方向。在这种大气候下,台湾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港台两地的法律协调便易于为之。而法律、机制的协调正是经贸关系发展的基础。
  世界贸易组织有的协议还规定,相关的法律、行政法规、命令和措施等之施行应依“合理、客观和公正”的原则。同时,“每个成员应维护或尽快地建立司法、仲裁或行政法庭或程序”,以便为受影响方提供救济。此类规定对世贸组织成员有广泛和深远的影响。首先,每个成员均应建立一套司法及行政制度,以执行国际条约。虽然是为履行国际义务而设,但此类制度不可能仅适用于外国公司或自然人。例如,参与提供服务贸易的实体和个人来自各方,既有境内的,又有境外的。如果某成员制定一套仅适用于境外提供者的制度,其就有违反国民待遇之嫌。有鉴于此,各成员法律制度上的调整亦不可免。其次,何为“合理、客观和公正”,亦是值得推敲的问题。世贸组织各成员的历史、文化、社会和法律制度各异,在一个成员境内,根据当地法律被认为是公正的,在其他成员境内则未必被认为是公正的。因此,各国和地区执行法律措施的原则和规则需要不断地撞激、磨合、再撞激、再磨合,直到各方就主要原则达成共识。这一过程不仅使世贸组织成员有机会相互了解各自的法律和制度,同时亦可检讨、改进自身的法律和制度。作为属于不同法系的香港和台湾,在这一过程中自可贡献良多。两地虽然法系不同,但历史和文化相通,这就为港台的法律融通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三、陆港台关系
  过去数年,大陆、香港、台湾的经贸关系发展迅速。特别是大陆和香港,随着“九七”政权交接,两地在经济上的相互依赖关系已变得越来越具有一体化的特征,法律上、文化上等的交流亦与日俱增。相形之下,由于政治和其他原因,大陆与台湾的经贸关系则差强人意。希望增加三地的交流与合作是大多数中国人的心声,人们期盼着两岸三地建立起一套有效的经贸体制。世界贸易组织成员资格也许就是一个机遇。从报导中了解,中国大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指日可待,接踵而至的便是台湾加入。陆港台全部为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后,三地的经贸关系势必有突破的进展。首先,三地经贸往来的法律架构真空将由世界贸易组织的诸多协议填补。许多通过政治谈判无法解决的问题,如最惠国待遇、国民待遇等,都将伴随着世贸组织成员资格的解决而得以解决。其次,三地经贸方面的法律和制度将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调整、趋同。这对三地的经贸发展无疑有重要影响。
  目前,大陆和台湾的直接经贸交往还有一些限制。香港可以,并且已经起到桥梁的作用。由于地缘和其他原因,香港联系东西方以及大陆和台湾的作用不会因大陆和台湾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而受到削弱。如安排和运用得当,香港的角色应更为重要。有评论者指出:“我们对于香港前景有极高的期待,因为我们相信香港在下一个世纪的发展格局并不限于华南经济区;如果发展顺利,香港不仅将能以两岸三地的广大市场为其经济腹地,有机会在东亚华人经济国际化以及亚太区域经济兴起的过程中扮演龙头的功能,更有机会在全球经济体系中与纽约、伦敦等世界级的金融中心一争长短。”[2]
  综上所述,世界贸易组织将像一条纽带将香港、台湾以及大陆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为了履行国际义务,三地需在经济制度、法律制度等方面相互协调。而经济、法律制度的相互接近势必为更高层次的经贸交流与合作奠定基础。
  *本论文系在1997年5月在台湾召开的1997年后台湾——香港法律关系研讨会和1997年7 月在香港举办的一国两制:理论与实践国际研讨会上提交的“从世界贸易组织看港台经贸关系”的发言稿基础上改写而成。
 
分享到: 0
 
收藏 打印 关闭